第4不082章不要哭哦

文 / 豆娘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om,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最新章節!

    姬王妃。

    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女子。

    即便已是病入膏肓之軀,即便未曾在三千世以真正的實力揚名立萬,這片土地,依舊流傳著她的傳說。

    千族之中,有誰不震撼于那一道道的奇跡之中?

    曾有多少人等待著她踏足山巔,明王刀鋒所過之處,遍地尸骸!

    又有多少人翹首以盼后,遺憾那樣一個女中豪杰,倒在病榻。

    這世間,終是少了一個驚才艷艷的人。

    下方天地,悟道海洋的前方,白族長亦是和陸文山搭上了話:

    “陸長老,聽說你曾經對姬王妃贊賞有加,此次她無法前來武道協會,會是你的遺憾吧?”白族長問。陸文山擰了擰眉,嘆氣道:“又何止是我一人的遺憾呢,她的實力雖在本源境,但這天下惜才愛才之人,都在等待著她,無數的少年修煉者,也很期待她的鋒芒。可惜了,

    可惜啊,那樣意氣風發,光芒萬丈的一個人,怎能羸弱得下不了床,提不起刀?”

    白族長點了點頭:“正如七劍宗弟子所說,或許,她累了。等她休息好,這江湖,還能因為她的出現而展開血雨腥風。”

    陸辰和白流云站在一側,望著前側的悟道海洋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是啊,有多少修煉者在期待她,又遺憾于她。

    “可惜,她這個樣子大概是無法見客,就算前往妖域登門拜訪,也看不見昔日的夜女帝。”白流云道。

    陸辰仰頭望去,那一抹紅,驚艷了他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夜叔和姬王妃一樣,都酷愛紅衣呢。”陸辰笑了笑:“姬王妃病入膏肓,夜叔聲名鵲起,你們說,他們會是同一個人嗎?”

    砰。陸文山朝著陸辰的腦殼來了一拳,皺眉:“胡說,一個是男子,一個是女子,怎能是同一個人?更何況,那姬王妃渾身是傷,是個不拘小節沐浴而戰的勇士,你看看你夜叔

    ,整日焚香沐浴,收拾的比女人還要干凈,香味比將如要還要重,她可能是那鐵血的姬王妃嗎?”

    陸辰輕揉腦殼,眨了眨眼睛,父親說的也是。

    傳聞姬王妃,雷霆手腕,殺伐果斷,從不在乎自身的傷痕與容貌。

    哪像他的夜叔……

    陸辰又抬頭看了看站在天穹之間的少年,站在沈清蕭、姜如煙這樣的天才面前也毫不遜色。

    陸辰想到了夜叔的鼓勵,攥緊起雙拳,眼間一片凜然的堅定。

    終有一日,他會成為和夜叔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同樣崇拜而堅定的,不僅僅是陸辰,還有身旁的白流云。

    而在接下來的時間里,武道青年人繼續隨機抽取渡海試煉的名額,等到渡海試煉結束,已是三日后。

    渡海成功的弟子,乘坐武道協會贈送的飛行魔獸,前往海洋彼岸。

    其余弟子則是等待著武道協會的高手,使用術法將悟道海洋分開,解除掉所有的壓制。

    輕歌立在飛行魔獸,俯瞰悟道海洋和遠方的山脈輪廓,身旁的幾頭飛行魔獸的上方,是她最熟悉的戰友。

    一襲白衣夜傾城,英姿颯爽柳煙兒,劍氣浩然龍釋天。

    輕歌呼出了一口氣,露出由衷的笑容。

    這條路有人陪,不至于太寂寞。

    而正在去往武道協會的途中,輕歌的耳邊再次響起了一道聲音:“我們是同根之人。”

    輕歌驀地朝四周看去,天邊云上,失明老人推著輪椅上的少年,宛如仙人般朝前方走去,少年是背對著她的,輕歌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在風中輕揚的幾縷青絲。

    忽而,那溫潤好聽的嗓音,再次響在了耳邊:“我們該回到屬于我們的故土,這個世界,在排斥我們。”輕歌頭疼不已,抬起手來,指腹揉了揉太陽穴,就在她輕微閉上雙眼的剎那,天和地旋轉,悟道海洋洶涌呼嘯,陣陣濤浪在海面翻滾,初升的朝陽好似被巨人吞去,灰蒙

    蒙的陰霾天,雷聲轟鳴,大雨傾盆。

    輕歌猛地打開眼眸看向四周,空無一人,她再低頭看去,腳底已無飛行魔獸的蹤跡,只有鮮血淋漓的荊棘。荊棘不停地生長,沿著荊棘往前看去,她看見一個一絲不掛的女孩被懸在高空,一條條帶刺的荊棘穿過她的肌膚和身體,形成了一件扭曲而詭譎的衣裳,鮮血沿著荊棘不

    斷地往下滑落,她耷拉著頭,似是毫無生機。

    那一刻,輕歌毛骨悚然,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她是誰?”輕歌問道。

    “嘎吱”的聲音響起,沈清蕭坐在輪椅,從遍地荊棘而來,與輕歌一同望向那個遍體鱗傷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她是個瞎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輕歌擰眉,不言。

    “為我哭瞎了雙眼。”沈清蕭微笑著說:“你看她身上的傷,每一道,都是我刺的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輕歌指尖微涼。

    “那年,我被其他組織囚禁在孤島,只有她能聽見我的心聲。”

    沈清蕭慢慢地說:“我每日最大的樂趣,就是與她說話,她的聲音是黑暗中的光,她也是我此生摯愛。”“后來啊,這個蠢貨竟然信以為真了,真的來找我了,她那樣懦弱的一個人,踏著滿地的荊棘來找我。你知道嗎,看見她滿身的傷,我有多疼嗎?”沈清蕭的聲音依舊很平

    淡,溫柔如水,但輕歌捕捉到了那稍縱即逝的悲痛與哀傷。

    輕歌看了眼前方被荊棘貫穿的女孩,她這才發現,每一道荊棘之上都是粘稠鮮紅的血液。

    女孩像個病態的魔鬼,被荊棘囚在絕望的灰燼。

    輕歌的心臟,有一絲絲的鈍痛感。

    “她很愛你。”輕歌說道。“可你知道嗎,我連抱她的勇氣都沒有。”沈清蕭微笑道:“她在孤島的邊緣,下方是萬丈懸崖般的深海,無數的荊棘將她拖下去,她朝我伸出手了,她是那么的自信,相信

    我也會朝她伸出手,把她帶上來。但我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擁抱她,我也沒有朝她伸手,我眼睜睜地看著她被荊棘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跪在孤島邊緣,跟她說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她在臨死的那一刻,會指責我,會怨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知道嗎,在她消失的時候,我聽到了她聲音,很溫柔,很溫柔的聲音。”

    “她說,不要哭哦,我會心疼的。”“她怎么那么傻,她分明活在艷陽天下,何必來我的孤島?不過隨口一說,她怎么就,信以為真了呢。”(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..4545857)-- ( 第一狂妃:廢柴三小姐 http://www.309266.buzz/104/104840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棋子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309266.buzz

閑書網|最愛你的那十年|蜜汁燉魷魚小說|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|卡森小說網|豪婿免費全文閱讀|煉氣五千年|趙權趙權小說|秦苒程雋小說|在線小說網|葉辰夏若雪孫怡最新章節|林簾湛廉時免費閱讀|葉凡唐若雪|岳風柳萱小說|黃小龍宋雨茹免費閱讀|神都猛虎岳風柳宣免費閱讀|林陽蘇顏小說免費閱讀|元卿凌宇文皓免費閱讀|陳平江婉全文免費閱讀|葉雄全文免費閱讀|葉辰蘇雨涵葉萌萌|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費閱讀筆趣閣|顧霆琛時笙全文免費閱讀|蕭陽葉云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|華麗逆襲免費閱讀|沈蔓歌葉南弦全文免費閱讀|秋風瑟瑟解我意免費閱讀|主角是岳風的小說免費閱讀|楊瀟唐沐雪小說|陳歌馬曉楠在線閱讀|戰龍歸來林北免費閱讀筆趣閣|葉辰蕭初然免費閱讀|蘇允柳媛至尊小說在線閱讀|趙洞庭穎兒小說筆趣閣|林亦可和顧景霆全文免費閱讀|葉辰仙武帝尊免費閱讀|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辭|沈繁星薄景行免費閱讀|上門女婿韓東韓東免全文費閱讀|
西甲赛程及积分榜